The L-Space Web

殘酷劇場

碟型世界的短篇故事
泰瑞‧派契特著

Copyright © Terry Pratchett 1993


這是個美好的夏日早晨,讓人覺得活著真好的那種。要是這傢伙還活著,或許的確覺得比較好吧。事實上他已經翹辮子了。沒有經過特殊訓練的話,很難翹得更徹底。

「好啦,」結常巡佐〈安恪- 莫波克市警衛隊,夜勤組〉說,查閱筆記本,「到目前為止的死因是:一‧遭至少一把鈍器重擊。二‧遭一串香腸勒頸。三‧遭至少兩隻利齒動物攻擊。現在要怎麼辦,諾比?」

「逮捕嫌犯,長官,」,諾布斯下士說,機伶地敬了個禮。

「啥子嫌犯,諾比?」

「他啊,」諾比說,用靴尖捅捅屍體。「我說這種死法嫌疑重大。而且他還喝過酒。我們可以用橫死和妨礙治安拘捕他。」

結常撓撓頭皮。逮捕屍體當然有些特定的好處。但是……

「我覺得,」他慢條斯理地說,「凡姆斯隊長會要咱們搞清楚是怎麼回事。諾比,你最好把他帶回局裡。」

「然後我們可以把香腸吃了嗎?長官?」諾比下士說。


身為碟型世界[*]首屈一指的大城安恪-莫波克的警察頭子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凡姆斯隊長在情緒低落的時候會思忖,或許其他的世界是沒有巫師〈巫師會讓密室謎題變成家常便飯〉、沒有僵屍的〈在關鍵證人正是被害人的時候,謀殺案可真離奇了〉;而且狗兒在夜半會乖乖地啥也不做,不會到處跟人閒磕牙。凡姆斯隊長信奉邏輯,這就跟置身沙漠的人相信冰雪差不多──也就是說,那是他迫切需要的玩意,但在這個世界裡硬是行不通。只要一次就好,他想著,要是真能破獲哪個案子就好了。

他望著停屍台上面孔紫漲的屍體,感到一絲蠢動的興奮。有線索。他以前從未見過像樣的線索。

「不可能是搶案,隊長,」結常巡佐說。「理由是,他滿口袋都是錢。十一塊錢。」

「那哪叫滿,」凡姆斯隊長說。

「全都是一毛和半毛的零錢,長官。他的褲子竟然撐得住真是奇蹟。而且我巧妙地推斷出這個人是賣藝的。他口袋裡有幾張名片,長官。上面寫著:『柴士‧柯涗,孩子們的開心果』。」

「我猜沒目擊證人吧?」凡姆斯說。

「這個嘛,長官,」結常巡佐頗為起勁,「我叫年輕的萊菔巡官去找幾個證人來。」

「你叫萊菔下士去調查兇殺案?他自己一個人?」凡姆斯說。

巡佐搔搔腦袋。

「他問是否認識哪個年紀很大又病入膏肓的人?」


在充滿魔力的碟型世界裡,任何兇殺案都有一個跑不掉的目擊者。那是祂的本行。

組裡最年輕的成員萊菔巡官常常給人頭腦單純的印象。而實際上也是如此。他單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,但就跟一把劍很單純,或伏擊很單純一樣。同時他也可能是宇宙歷史上思考方式最不拐彎抹角的人。

他在一個老人床畔等待,老人挺高興有他為伴。現在該拿出筆記本來了。

「我知道您看見了,」他說。「您在場。」

是沒錯,死神說。我非得在場不可。但這未免太不尋常了。

「您知道,」萊菔巡官說,「根據我對法律的了解,您是事後從犯。或者也可能是事前從犯。」

年輕人,我就是那回事。

「而我是執法人員,」萊菔下士說。「您知道法律是必要的。」

你要我呃洩底?打小報告?告密?不行。沒─人殺了柯涗先生。我幫不上你的忙。

「喔,這倒也未必,」萊菔說。「我想您幫上了忙。」

可惡。

死神望著萊菔離去,他低著頭走下小屋狹窄的樓梯。

好了,進行到哪裡……

對不起啊,」床上枯槁的老人說。「我可已經 107 歲啦,沒時間窮耗了。」

啊,對,沒錯。

死神磨利鐮刀。這是祂第一次幫助警方辦案。話又說回來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兒要幹啊。


萊菔下士輕鬆地在城裡晃蕩。他有個理論。他讀過一本講理論的書。你把所有的線索加起來,就形成一個理論。一切都必須符合。

有串香腸。得有人買香腸。然後有一毛的零錢。通常只有一個次人種用這種小錢付賬。

他走訪一家賣香腸的。他找到一群小孩,跟他們聊了一會兒。

接著他晃回小巷,諾布斯下士在地上用粉筆描出屍體的輪廓〈填上色,添一管煙斗、一把手杖,背景加幾棵樹和灌木──過往行人已經在他的警盔裡扔了七毛錢〉。他瞧了巷子另外一端的垃圾堆幾眼,然後在一個破桶上坐下。

「好了你們可以出來了,」他對著空氣說道。「我不知道這世界上竟然還有地精存在。」

垃圾堆窸窣作響。他們結隊而出──帶著紅帽的小男人、駝背的、勾鼻的、戴著白布女帽的小女人抱著一個更小的嬰兒、小警察、頸子上一圈鬣毛的狗、還有一隻非常小的鱷魚。

萊菔下士坐著傾聽。

「他逼我們的,」小男人說,他的聲音低沉得令人驚訝。「他會打我們。連鱷魚也打。他只知道用棍子亂打。他把狗狗托比要來的錢全拿去買醉。然後我們逃跑了,他在巷子裡堵住我們,開始打茱蒂和寶寶,他滑了一跤……」

「誰先攻擊他的?」萊菔說。

「我們大家一起!」

「但不是很用力,」萊菔說。「你們太小了。不是你們殺了他。關於這點我有非常可信的證言。所以我又去看了他一下。他是噎死的。這是什麼?」

他舉起一塊小小的圓形皮片。

「變聲器,」小警察說。「他用這來把聲音變尖。他說我們的聲音不夠滑稽。」

「事情就是這麼幹的!」叫做茱蒂的小女人說。

「這梗在他喉嚨裡,」萊菔說。「我建議你們腳底抹油。越遠越好。」

「我們想建立一個人民合營企業,」帶頭的地精說。

「你知道像實驗戲劇、街頭劇場之類的。不用棍子互相亂打」

「你們表演那種玩意給小孩子看?」萊菔說。

「他說這是一種新型態的娛樂。他說這會流行起來。」

萊菔起身把變聲器扔進垃圾堆。

「大家絕對不會喜歡的,」他說。「事情不是這麼幹的。」

[*] 碟行世界是平坦的,由一隻碩大無朋的烏龜背著在太虛中前進,有何不可呢…


《殘酷劇場》原本是為W‧H‧史密斯的《書櫃》雜誌所寫。本加長版稍後發表於第十五屆奧勒岡科幻小說大會的節目冊中。

此網路版由作者慷慨提供,原作者保有本故事所有重製和其他權利。作者說:「我不想看見這個故事印刷出來在任何地方流通,但不介意大家下載來私下欣賞。」

Translated by S.C.T.


[Up]
This section of L-Space is maintained by The L-Space Librarians

The L-Space Web is a creation of The L-Space Librarians
This mirror site is maintained by The L-Space Librarians